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文风采 > 正文
不忘初心做科研砥砺前行寻梦想——记我校2018年度贵州自然科学奖获奖代表
【作者】雷韵 徐莲      【日期】2019-11-11 18:26      【点击】

(野外工作中的杨胜天)

(实验室工作中的乙引)

(带领团队工作中的周忠发) (左三)


近日,2018年度贵州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贵阳举行。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孙志刚,省委副书记、省长谌贻琴以及省领导李邑飞、刘捷、李再勇、何力、王世杰、左定超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我校三项科研成果获奖,副校长杨胜天教授领衔的“山地生态脆弱区生态水文机理与数字模拟”项目获省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副校长乙引教授领衔的“施秉白云岩喀斯特生物多样性及其价值”项目获省自然科学三等奖;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喀斯特研究院)院长周忠发教授领衔的“喀斯特高原山区雷达遥感农情监测与识别关键技术研究”项目获省自然科学三等奖,获奖数量达到历史新高。为此,记者专门连线了三位教授,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获奖背后的故事。

杨胜天:潜心研究二十载 守得云开见月明

贵州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地区,生态脆弱,山地区域的生产生态用水一直都是一个困扰着科技工作者的难题。二十年前,杨胜天和他的团队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难题,如今他们终于得到了可喜的研究成果。日前,杨胜天领衔的“山地生态脆弱区生态水文机理与数字模拟”项目在2018年度贵州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省自然科学奖一等奖。此项研究成果为我省解决山地区域的生产生态用水短缺问题提供了理论和方法基础,并且这套理论模型已经被环保部门,水利部门采用,不仅在贵阳的水生态文明建设中有大量实践,也在黄河流域、新疆、西藏、东北地区被推广应用。

当记者走进杨胜天的办公室,他正在办公,温和谦逊,是我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在听到记者提问,什么是山地生态水文脆弱区水文机理时,杨胜天思索了一会,然后用一句话概括道:山地生态水文脆弱区水文机理即喀斯特地区水和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举例来说,我们校园里有五座山,为什么它们都长得不一样?如果我们想把杜鹃花种在学校的山上是否可行,这就需要研究水和生态系统之间的相互关系。”他形象而又生动的例子,让我们这些“门外汉”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是山地生态水文脆弱区水文机理。而数字模拟就是利用大数据分析手段和计算机技术去模拟水和生态系统的相互作用,以及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变化,回答生态系统中的水到哪去了,哪些地方缺水,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些缺水问题。

如何让科学技术为贵州的生态建设服务,以支撑贵州经济发展,这是杨胜天上大学时就开始考虑的问题。杨胜天回忆道,“当时来自黄土高原的同学说他们能够把黄土变成面包,我就不服气,说我们的石头也能够变成金子。”那时的话成为指引杨胜天今后研究道路的“指路灯”。

“路漫漫其修远兮”,杨胜天探寻研究的答案之路是漫长的,在这条路上,杨胜天和他的团队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找到了答案。在这二十年里,他们付出了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初期,杨胜天有一次带着他的两个学生,在红枫湖做了整整两个月的野外数据采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我们的数据采集设备比较落后,必须人工采取样品,再进行分析化验。于是我们就轮流观测,每隔二小时就换一个人。”更辛苦的是,一旦碰到下雨天,从下雨之前到雨停这段时间里,他们得每隔 5-10 分钟就读一次数据。“在红枫湖做观察研究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光是采集数据,就做了多次重复性的工作:从驻地步行1公里上山到野外观测点,读数据,记录,然后回来,2小时后又重复,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

很多科学研究在没有出结果前,除了过程“枯燥”,甚至连答案都是未知和不确定的,也许研究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不会有成果。与那些研究很久都没有出结果的学者比起来,杨胜天觉得自己很幸运,是被上天眷顾的。“二十年对于一般人来说不是一段短暂的时间,但对于科研工作者而言,二十年能得出成果算幸运的。”

当记者问及研究过程中有没有想过放弃时,杨胜天坚定地说:“当然没有,因为,做,我不知道有没有收获,但不做肯定没收获!”杨胜天还向我们介绍了一种给予他们灵感的植物——地毯草。“这是我们在野外采集数据的时候发现的,在贵州喀斯特地貌的环境中,地毯草有强大的自我调节能力,它们铺在地上生长,最大程度地覆盖水分,减少水分蒸发,根据水分含有量来调节自身水分,从而在喀斯特地区存活下来。地毯草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坚持,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坚持?”

杨胜天和他的团队拥有执着不言弃的精神,才能在不知是否有成果的情况下苦苦研究二十载。在这二十载里,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当年的少年为了履行“我要把贵州的‘石头’ 变成 ‘金子’”的承诺,更看到一名学者,一名科技工作者所拥有的务实求真的精神。“希望青年一代大学生要坚持学习,越学习越能体会科学研究的魅力,越能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只有学习才能进步。希望他们能保持一颗强烈好奇心,不要用静态眼光理解世界,要有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才能够布局,规划自己的人生道路,才能看得更高走得更远。”

乙引:临危受命为申遗 历尽千帆得成果

贵州施秉云台山地区具有世界上最为完整的白云岩喀斯特地貌,生物多样性丰富。长期以来,由于对该地区的相关科学研究极为稀少,难以证明其符合世界自然遗产地的客观标准。乙引领衔的“施秉白云岩喀斯特生物多样性及其价值”项目,就是通过大量调查研究,获得了施秉云台山地区生物多样性的基础数据(遗传、物种和生态系统),系统完整的总结了该地区的自然资源禀赋,整理和发表了100余篇学术论文,出版 《施秉云台山白云岩喀斯特自然资源禀赋与评价》 等3部专著,填补了施秉白云岩喀斯特的研究空白,为该地区成功获得世界自然遗产地提供了强有力的科技支撑;同时,系统总结了该地区经济植物情况,为该地区植物资源开发与可持续利用提供了翔实的科学依据。

据乙引回忆,其实从2008年施秉云台山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预选地起,就开始了考察活动。但2012年出现了一个情况,按照世界遗产申报要求,必须要有大量的科技文献支撑,施秉虽然前期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但发表的论文却不多。于是同年省科技厅启动了施秉云台山“申遗”科技专项,需要在一年内整理和新增100篇以上的科技文献支撑。这个艰巨任务就是由乙引团队来承担的。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摆在我们面前的一大难题就是:时间紧,任务重,项目的整体推进难以进行。”乙引告诉记者,申遗项目参与的单位很多,课题组多。每个单位和团队都有自身的具体情况和困难,在项目的推动上面,不是每个团队都能按进度执行。虽然有时候科学研究需要慢工出细活,但由于施秉申遗的时间有限,需要加快推进。于是在这个过程中,乙引团队必须不断和其他单位及团队协调沟通,协助遇到困难的团队解决困难。他们当时组织了大规模的野外综合科学考察,对野外获取的标本和数据资料进行鉴定、分析和整理。另外,对现有的标本和各种研究资料进行了系统性的整理工作,这些都是进行传统生物多样性研究通常的技术路线。“与其他工作不同,生物多样性的研究,费时费力,需要长期积累。贵州师范大学生物多样性的研究起步很早,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形成了良好的传统,作为他们的继任者,我们的工作是在前人的基础之上逐步深入的。施秉是我们的野外实习基地,前辈们几十年来在施秉默默耕耘,为我们工作的顺利进行打下了基础。”

在“施秉白云岩喀斯特生物多样性及其价值”项目中,最难的是野外采集标本的鉴定,乙引团队在科考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标本和图片,但要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完成物种的鉴定还是很困难的。“我们团队的两个做分类的年轻人,那时候经常到全国各地拜访分类学家,协助我们进行物种鉴定。很多时候为了方便别人的时间,在规定的时间内归还借阅的鉴定资料,这两个年轻人经常通宵达旦地进行物种鉴定,就这样经过几个月的奋斗,终于完成了任务。”

研究是一条漫长的、艰苦的路,在这条路上,难免会让人觉得疲惫。“坚持科研工作和从事其他事业一样,需要在现实的满足感和长远的成就需要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生活需要仪式感,所以当他们完成一个小目标的时候,就会组织团队进行小小的庆祝仪式。

此次获奖对乙引和他团队来说是一种鼓舞,“未来生物多样性的研究已经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我们实验室以前很多在国内比较先进的仪器现在也逐步落后了,新的方法和理念层出不穷,这都要求我们从理念和技术上不断学习,不断革新自己。通过新方法新技术,对现有生物多样性的研究进行创新。”生命不止,学习不止,这是他对自己的鞭策。“贵州是资源禀赋非常好的省份,但过去我们缺乏高水平的基础研究,所以曾经在国内没有什么话语权。现在通过探索生态文明的理论与实践,贵州逐步走出了自己的道路。我们这项工作,重在挖掘施秉的自然资源禀赋,阐述她无与伦比的美和价值,这对于生态保护具有重要价值。”

青年一代是有希望的一代。乙引希望,新时代的年轻教师和广大青年学子能够怀着对工作的满足感,对国家贡献的使命感,能够坚持正确的方向,保持开放的心态,不断努力,为自己的人生道路添一抹亮色。

周忠发:十年探索路漫漫 潜心研究谋发展

达尔文说过,“我在科学方面所做的任何成绩都只是由于长期探索,忍耐和勤奋获得的。”这句话放在贵州省核心专家、我校地理与环境科学学院(喀斯特研究院)院长周忠发教授身上再适合不过了。

周忠发从2000年硕士期间就开始从事地理信息系统与遥感专业的学习和研究。2008年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分公司请周忠发和他的团队做“贵州山区烟草种植遥感定量监测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项目,考虑到雷达数据具有的全天候、全天时的观测能力,对地物具有一定的穿透能力等特性,于是周忠发决定用雷达数据试一试,结果一做就是十余年,也就有了“喀斯特高原山区雷达遥感农情监测与识别关键技术研究”这项成果。

所谓“喀斯特高原山区雷达遥感农情监测与识别关键技术研究”是指针对贵州喀斯特山区多云多雾多雨、地形破碎并且起伏大、耕地破碎程度高种植结构复杂,且传统光学数据获取难等现实情况,提出的开展新型遥感对地观测关键技术的研究,重点突破雷达遥感对地观测植被信息获取与应用技术难点,攻关喀斯特地区农情监测与识别关键技术,构建一套基于多极化、多波段、多时相的合成孔径雷达(SAR)遥感的喀斯特高原山区作物监测与识别技术体系,填补国内运用SAR遥感进行喀斯特高原山区农情监测的技术空白。

任何科学研究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必然经过无数次的反复观测,分析,试验等。摆在周忠发他们面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雷达遥感技术的原理与光学遥感不同。周忠发他们几乎是从零起步,夜以继日地攻读文献,定方案,做实验,请专家交流咨询讨论。“我们是从基础的雷达数据处理,到构建基于多源、多极化、多时相的典型作物精准识别技术体系,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在他们的潜心研究下,难题一个一个被解决,经过两年多的不断尝试,他们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周忠发总说自己是个土生土长的贵州人,对喀斯特有着不一般的情怀。“这片我深爱着的土地和人们一直激励着我前进。我很庆幸,我生活的每一块土地都是我们的试验田,这些是上天赐给我们的优越条件。工作中困难总是难免的,但更多的还是快乐。”这种“工作着,快乐着”的心态也总能让他保持良好状态和心态去面对困难。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促进科技和经济结合是改革创新的着力点。提及自己的项目能获奖的原因时,周忠发说:“一是创新,二是对社会的贡献”。科研技术要创新,科研成果要能支撑社会发展。作为国家喀斯特石漠化综合防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副主任、贵州省百层次创新型人才,他说:“我们能取得这样的科研成果,离不开国家对科技的大力支持。”近年,随着科研条件、科研经费大幅提高,国家级省级工程中心、实验室、院士工作站等平台的组建,国家一流学科、一流专业的申报建设都为周忠发这一类的科技工作者创造了良好的发展机遇。

在贵州省近年来的生态文明建设中,“喀斯特高原山区雷达遥感农情监测与识别关键技术研究”这项研究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它为推动贵州省农业产业化发展提供重要技术支撑,在贵州省农业空间布局规划、产业园区建设服务以及“十三五”规划等社会战略与需求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为全省农业十二大产业空间布局提供空间遥感大数据支撑,为全省决胜脱贫攻坚提供技术保障。“虽然目前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是这里面的科学问题还有很多值得去研究,我们还会继续做下去,争取取得更大的突破。”

“为人师者,必先正其身。”教师是学生的指路人。作为一名人民教师,首批“全国高校黄大年式教师团队”贵州师范大学地理学教师团队负责人,省优秀硕士生导师,周忠发希望自己用满满的正能量去感染学生,用心履职,用爱育人,用丰硕的教研成果回报社会。“广大青年学子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希望你们能够脚踏实地,未来用智慧和双手,用真情和汗水创造更加多彩的明天。”周忠发如是说。

记者手记

“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科研工作寂寞而辛苦,同时,科研这条路上没有捷径可走,惟其艰难,更显勇毅。正是因为有着我校三位获奖教授这样一群默默做着研究的科技工作者,他们牺牲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在各自的领域,为家乡,为国家做着贡献,我们的生活才会越来越好,国家才会越来越富强!

【责任编辑】校园文化

版权所有:贵州师范大学党委宣传部     Copyright© 2019     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子信箱:gzsfdx2010@sina.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