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国内 国际 社会 军事 国内 国际 评论 健康 疾病 药品 养生 生活 旅游 美食 购物 时尚 时装 美容 科技 手机 数码 IT 教育 读书 出国 考研 体坛 NBA 足球 综合 娱乐 八卦 明星 星座 影视 电影 电视
 
当前位置: 首页>>校友风采>>正文
石金玲工作室: 躲不开的蓝
【作者】贵州都市报记者 龙漩漩  【来源】贵州师范大学报  【日期】2016/04/11 11:24  【点击】[]

    

石金玲,男,贵州黎平人,2008年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同年进驻贵阳“城市零件”当代艺术工作室。

80 后的石金玲出生于贵州黎平,是侗族,2008年从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毕业。目前是“城市零件”艺术工作室的一员。石金玲是朋友推荐采访的,推荐人说他的工作室很特别,事实的确如此。

最整洁的工作室

初见石金玲,只觉得是个礼貌又腼腆的大男生,聊着他的成就和作品,他也不大好意思自夸。事实上,这几年里,他的作品在市场反响一直不错,也多次参加国内外的画展。

别看他画画认真,可生活上的事还是比较迷糊的,我随口问了他年龄,他竟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想了一会才说好像31岁吧。

比起大多数男性的工作室,石金玲的要小清新多了。不仅干干净净,还摆了大大小小近 40 盆植物,很多都是自己买种子种的。有的搁在桌上、有的摆在地上,还有一些用自己DIY的矿泉水瓶花盆装了挂在墙上。他指着最大的一盆吊兰说,其实最开始在老文联那边的时候是养了这一盆,后来分支了,他就用小花盆把他们移栽,谁知道越移越多,慢慢的,就成了现在的样子,但除了吊兰以外,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养的其他植物叫什么。

当我看到他还未完成的一幅作品时,目光被他的调色板吸引了。调色板上各色的颜料就像是一个个的泥娃娃,整整齐齐地排在调色板的一侧,互不干扰。我觉得很特别,开始好奇的四处观望,果然,这样的小习惯在他的工作室里随处可见。调色盘旁边的木架上分门别类地摆着他正在使用的工具,而且干干净净,一点也不像被使用过。对面的书架上,画笔整齐摆了一层,颜料摆了一层,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而旁边的两张桌子上,规整的排着书包、袖套、围裙、手套、还有染好底色的画板,而最夸张的就是染好色的画板也是按从大到小的顺序来摆放的。

石金玲笑着说,自己还是有些洁癖,喜欢干净一些,看到不干净的,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说到这我才突然反应过来,刚刚他在作画时可谓是全副武装,不仅在外衣外面又穿了一件工作服,工作服上还带着绘画围裙,连袖子上也套上了袖套。总觉得这样爱干净、整洁的人,竟然选了油画这样容易导致脏乱的工作,也真是难为他了。

他和许多画家一样,也喜欢听着音乐来作画,不同的是除了比较普遍的摇滚和民谣以外,带着侗族特色的音乐也是他的日常选择。

躲不开的蓝

石金玲的画很有辨识度,几乎每一幅画都以蓝色为主色调,带着一丝浪漫又忧郁的气质,如梦境般,细细的雕琢着他的内心世界。他说自己喜欢蓝色是从大学画画就开始的,有一段时间也尝试改变过风格,用的颜色会偏暖一些,蓝色也尽量少用,或是不用。但画着画着不知怎么的,又画成了蓝色。

画如其人,蓝色代表着忧郁,他说这大概和心理有关吧,体现了他的内心的世界,的确有许多忧郁的成分在里面。但也不仅仅是忧郁,蓝色也是天空和大海的颜色,象征着活力、干净和纯粹。

在他的作品中,有一个题材的画,石金玲自己很喜欢,因为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风格。这个系列里,不出意外的是一大片蓝,分不清究竟是天空还是海洋,或许两样都是,也可能都不是,只是存在于梦境中的虚无罢了。画中会有一个主人翁,有些带着潜水装备,有的只是静静的在那儿,或思考、或行走。画面中还会出现动物,有的是斑马,有的是猎豹,有的是孔雀。对了,还有花!在大面的冷色背景下,偶尔出现艳丽的花,无疑是画中的点睛之作。

平时没事的时候,他都喜欢来工作室里待着,有时也不画画,就在里面发呆,想一些东西,看看书。工作室里的沙发正对着作画的方向,方便作画遇到瓶颈的时候,后退一步,坐下来慢慢看,慢慢想。现在考虑的东西渐渐变多,作画的速度也就放慢了,以前他画一个1.5m×1.3m的画,大约一周左右就能完成,但现在一副小画可能也会画上十几天。他努力在找寻的是一种碰撞。所以现在画的内容很可能不是最后的结果,有可能第二天来就涂掉了,甚至全部重来都有可能。

批评家管郁达这样评价石金玲的作品:“他的绘画忧郁、伤感、缠绵,仿佛白日做梦。这种青春的伤逝隐藏着一种自我伤害与保护的双重矛盾。什么叫青春残酷?并非要用刀子划向肉身,无力与现实打交道,消耗生命与消磨时间,这也是一种石金玲式的残酷。”

作品反映生存残酷

石金玲的作品题材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07、2008年左右画的以小孩题材居多,风格比较童趣,也是以蓝色为主。毕业了以后,他开始以少女为主题,创作了一批作品。现在的作品主题以男性居多,画的是自身或是身边的朋友。

石金玲是敏感的,他的画里常常反映出一种社会生存的残酷。有一幅画叫做 《捕食者的偶遇》,画面中猎豹和人产生了一些碰撞,毫无疑问,猎豹总是更凶猛一些,画面的冲突揭示了社会竞争中人与人之间“你吃我我吃你”的残酷局面。

宋冬野有一首歌“斑马斑马”,他的工作室里时常会放,后来就觉得也可以试着画一些斑马。这些温驯的小动物在画面的呈现会和画中的人物产生另一种碰撞、一些对话。似乎让画中想体现的情绪得到更好的表达,有一种很难用语言去形容的独特韵味。石金玲有空时会看看动物世界,在石金玲的概念里,斑马意味着脆弱,有时候猎豹或者狮子一类的猛兽来捕食,很容易就被吃掉了,所以它们以群居为生,更需要一些团结和相互的维护。他觉得,自己在社会中,更像是斑马多一些,但好在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不错,不会被打垮。听到这,我也忍不住开玩笑地说那他在城市零件真的算找到了伙伴、找到了组织。

在作画方面,石金玲是一个比较踏实的人,他宁愿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走,也不想一下就到达一个高度,他觉得那样也不太可能。如今他考虑得更多的就是寻找一个绘画的突破口,能够再一次找到那种得心应手的状态。

资料来源:http://gznuxb.cuepa.cn/show_more.php?tkey=&bkey=&doc_id=1430223

【责任编辑】罗明媛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Copyright © 2007-2010 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 贵州师范大学新闻网技术部 投稿信箱:gznuxb@163.com gznuxb@gznu.edu.cn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IE7.0以上,分辨率最佳1024*768)